[文史] 告同胞

查看:31397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44.jpg

告同胞

(一九二一年)
彭湃


我们今日的时代,是甚么的时代呢?

我们今日的时代,即是世界有史以来未曾经验的一大破坏时代!

“法律”是我们民众自由的敌,即是少数支配阶级官僚掠夺平民阶级一个极厉害的道具;同时亦是维持社会阶级的东西。时时都强制我们,压迫我们,使我们当兵教我们残杀,使我们犯罪,拿我们监禁,处我们死刑。处处无不增长我们的罪恶,所以我们就要破坏“法律”!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42.jpg

我们蒙昧时代,以为“政府”统治我们,可以维持我们的安宁幸福。我们现在晓得“政府”利用法律,来榨取我们的财产,扩充军备。不问我们平民的负担如何,完粮,税契,饷项,军需,公债,种种无不大铲特铲,以供给政府一贵族、官僚、军阀一享福之资,嫖赌饮吹之用。并且强制我们为他们的走狗,为他们征伐异己。不计我的父母妻子,不惜我们的人命肤血,以一钱四分四厘之夥食,使我们一命呜呼于战场。遂致社会时时酿出种种的变乱,放火,奸淫,掳掠,使我们无时得安居乐业。昔日我们平民早有了讨厌政府之心,政府就利用宗教及教育,向平民鼓吹“忠君爱国主义”,善杀人者,则奖以微章,战死者,则为开追悼会,或赐以吊慰金,或旌其门闾,或竖碑奖励。而我们受了政府一贵族、军阀、官僚—的愚弄之后,不但变讨厌为欢迎,且对于此种教理及讲义,奉为金科玉律,以为最高道德标准。我们常常挂了一个某督军府、某省长署、某司令部的襟章,就要拿来夸示乡人!质是之由,苟能出入官衙者,咸为社会所欢迎。自我们的祖乃宗,以至于我们,都教子教孙,以做官为荣,以交官接府为人世第一发展之图。政府得此忠君爱国之徒,虚荣好脸之辈为爪为牙,更伸其毒手,今日出差掠契,收粮,明日派勇强题军需,硬派公债,虽相安无事之乡村,亦鸡犬不宁矣!我们养鼠咬破了布袋,我们要保全布袋,当然杀鼠。我们供给政府,反来侵害我们,我们要保全我们,就应当破坏政府“国家”这个东西与政府有连带的关系,一国家组织的要素一乃相依并存之物,政府一一贵族、军阀、官僚一不但要于其本国内掠夺其本国民,取得荣华富贵之地位且于国际上,仍要争个优越的舞台,必欲进而征服他国民,统辖全世界方遂其欲。故国际间之冲突,战争,完全发生于国家这个组织。至如世界之文化,学术,亦因国家之区别,成为富强国家的秘诀:同时又成为一种私有财产,各自把持不肯公开。于是文化学术之昌明以阻,世界人类的进化益迟我们既欲促进人类之进化,当然不可不破坏这个“国家”我们除了上述之应当破坏以外,还有一件与之互有连带的关系,为人类最不合理的社会制度者,就是私有财产制度是也。“天地万物不相离也;认而有之皆惑也。古人说得很妙!夫宇宙一切的物质,当然归我们人类之共向管理为合理,今竟专属于少数特权阶级之手中,而我们无有也。譬如日光,空气,土地,三者皆非人力所能创造而成者。日光则任人用,空气则任人呼吸,至于土地亦当任人自由居住。而竟大谬不然,少数特权阶级田园阡陌,高楼大厦,贫者无立锥之土。然则贫者非至与空气同其比重,游离于空间,总无生存的余地?天下事宁有是理耶!贫者耕不得食,织不得衣,造成屋宇而不得住,富者则反闲游无事,毫无生产,而衣食住自足,此无他,资本主义的经济组织一一私有财产制度有以致其然也。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30.jpg

今日,我们无产阶级中,无有不为经济所压迫感受生活之困难者;终日孜孜劳力而三餐不饱者,固属多之,而因生活费之难以支持,至如卖妻鬻子、堕胎,亦层见叠出,甚者抛弃其生存权,而自尽者亦有之。人间悲惨之事,有甚于此者乎!溯其源,归其因,皆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之罪恶也。若然,私有财产制度之破坏,更加迫切异常了!

现在社会既经中了这样的病毒,我们就不得不找个治疗的手术一破坏的方法。这个治疗的手术,是甚么东西呢?就是“社会革命”是也。社会革命者,就是实现“社会主义”的一种手段是也。

“社会主义”的派别甚多,其学说也不少。总而言之皆出于破坏现社会的缺陷一压迫,贫乏,无智一一而建设新社会,找出个理想的生活,极乐的天地是也。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19.jpg

今有反对新社会主义者,每每误指“共产主义”为“均富分财”的概念。夫均富分财,不过将现社会各人的私有财产,挪来平均分配而已,根本上仍是承认私有财产制度之存在。共产主义者,举社会一切的东西,为社会所共有,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,无论何人不得而私有之,即是从根本上破坏私有财产制度是也。

反对社会主义者又曰:“社会主义是提倡公妻”,一般无知之徒,遂群起而和之。若一读马克思《共产党宣言》亦可了然胸中。马氏谓(以下译意)官僚资本家每每视女子为一种财产,可以卖之买之;他们眼中目中早无了女子的人格。故当社会主义者之提倡共产主义也,即说道“财产可以共有,女子也是财产之一,那么,女子也当然可以共有”!遂以“公妻”二字,自为社会主义者之不法,借为毁谤之术。马氏又谓:资本主义的社会(即现社会)有公妻;共产主义的社会(即未来的新社会)无公妻。试看现社会之妓馆林立,购买人家妇女(不是女子好为娼妓,乃迫于生活出不得已),充为娼妓;资本家、官僚、富豪、商人皆公然滥遂其肉欲,此非资本主义的社会之公妻制度为何?共产主义是反对这种制度,所以不是提倡公妻也明矣。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32.jpg

反对社会主义者又曰:“无法律则无以明是非,判曲直,势必陷于纷乱无秩序的状态”。试问:我们今日所争夺诉讼者,为盗贼奸淫者,其原因何在?无非出于私有财产制度,及买卖结婚制度使其然也。人人既无私有财产,从何处而争夺诉讼耶?人人既得饱食暖衣,谁好为盗贼耶?人人皆得自由恋爱而配合,何处有奸淫耶?要之,不过精神病者,或因一时精神之障碍,而至伤杀人。然先将精神病者,送至病院疗治,自无犯罪之人矣。何法律为!而且人类进化而事物益繁,法律都能条条制限吗?若使逐日增加,将来世界就成了法律的藏书楼罢了!

法律既无存在的价值,政府,国家当然归诸消灭。但或者以为宣传此种革命,在世界全体一齐实行革命之时,故无何等问题,若在部分改造之期中,强邻虎视眈眈,恐难免于灭亡。吁!彼未知现今世界之趋势为何?难怪其抱此疑念。夫最近世界之趋势,非国家对抗国家,乃世界之无产阶级对抗特权阶级(官僚资本家)是也。今后之战争,亦非国家之战争,乃世界之无产阶级,与特权阶级之战争是也。最近俄罗斯之实行社会革命也,世界的资本主义国家,不但瞠然莫敢加兵,且防止其国内无产阶级暴动之不暇也。故今日无论何国而实行社会革命,可谓安然无忧者矣!

微信图片_20210727162734.jpg

还有一层,恐怕诸君有时谓:“社会主义固然甚善,但是极难做到。”试问:诸君这“极难做到”四字,从何处经验而来呢?譬如筑舍,问于泥匠曰:“何日可以造成呢?”泥匠必从脑中总合过去种种的经验,然后才能定个答案。我们今日,若将过去未曾经验之社会革命事业,判为“极难做到”,无乃过于凭空索漠。

诸君!有志者事竟成!我们既承认现社会之种种罪恶,种种缺陷,有不得不实行社会革命之决心,我们就应当赶快觉悟!互相研究!互相团结!互相联络!互相扶助而为之!盖社会者,社会人之社会也。社会革命,社会运动,合社会人而运动,而革命之谓也。非个人或少数人,所能成就者。即使之成就,必不是真正之社会运动,社会革命也。我们赶快觉悟!我们赶快结合!我们赶快进行!我们赶快将新社会现在我们的眼前!

(原载《新海丰》第一卷第一号)

分享到
好友 朋友圈 QQ好友 微博 QQ空间
报料

关闭
全站热点